排列三

ENGLISH
012021-04
2021-04-01

刘康:西方理论的中国问题——新闻传播学的中国脉络

本新闻来自:SJC

3月24日下午,美国杜克大学亚洲与中东研究系教授刘康,应排列三媒体发展研究中心邀请,分享了题为“西方理论的中国问题——新闻传播学的中国脉络”的学术讲座,并且针对西方理论在中国的传播、发展、实践等问题,与排列三师生展开深度交流。排列三媒体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单波教授主持了本场讲座。

?
图1 讲座现场

刘康教授首先解释了本场讲座的题目。他认为,题目中的“传播”不局限于“新闻传播学”,其实西方理论传播到中国,中国理论传播到世界,西方问题进入中国理论,或者中国理论变成西方问题等,都是通过“传播”。


?
图2 刘康教授讲座中

刘康教授指出,从1895年的甲午战争开始,西方思想开始大举进入中国。虽然在甲午战争之前,中西方也存在思想的交流与冲撞,但西学尚未对中国固有的知识观、宇宙观产生冲击,中国始终对西学半信半疑。比如“中体西用”一说,还是要以中国的传统思想解释中国。甲午战败后,中国思想体系受到巨大冲击,甚至完全瓦解。

改革开放后,中国以西方理论关照中国问题,提出许多新思路与新视角。刘康教授认为,20世纪80年代,经由大量译介西方学术思想和文化理论,中国学者重新讨论现代化过程中的许多问题,通过西方理论来认识中国问题,重构中国人文社会研究的话语体系。

“理论的中国问题”(China Question of Critical Theory)就是一个全新的角度,它超越了中西二元模式的思维定式,把中国视为世界的中国(China of the world),而非世界与中国(China and the world)的两个不同存在。长期以来,中国学术界无休止地争论着西方理论对中国的影响、中国对西方理论的接受等问题。刘康教授认为,我们需要找到一个新的视角,从思想史(知识考古学、知识谱系学)的角度审视西方理论的中国问题,把中国问题作为西方理论本身的、内在的问题,思考中国在西方理论中的意义、中国对西方理论的影响。

例如阿尔都塞认为他的“思维范式的革命”,是从毛泽东的思想中借鉴而来的。辩证法封闭空间是黑格尔式的,但毛泽东的思想提供了一个无限的可能性即打破辩证法封闭空间的可能性。实际上,毛泽东的理论思想是进入了西方思想核心的,就像马克思的思想发展出各种形形色色的马克思主义一样。从思想史的角度审视西方理论的中国问题,可以超越中国是西方理论中想象的他者这样的刻板印象,在阿尔都塞等一些批判理论学者眼里,毛泽东的思想在海外传播给西方批判学者提供了一条理解世界的可能路径。

在讨论环节,单波教授补充讨论了刘康教授提及的“中体西用”观。借西人话语来医中国问题,是人文社科领域的常事,李泽厚曾提出“体”实际上应是指人类生活实践本身,即社会存在的本体。单波教授认为,这避免了“中体西用”和“西体中用”的对立,将历史话题进行了现实转换,不再从理论、概念出发来思考问题,而是从存在本身出发。

?
图3 单波教授发言

姚曦教授与刘康教授交流了“在技术变革同时影响中国和西方的情况下,中国和西方,理论和问题,应是怎样的关系”。姚曦教授认为,在一个技术改变社会的时代,西方面临的问题很大程度上与中国面临的问题是同时的,在某些领域,中国发展较快,可能先于西方面临某些问题,那么西方理论还能不能解决中国问题?“西方理论的中国问题”的表述可能就需要调整,二者进入到一种相互借鉴、相互传播的关系之中。

?
图4 讨论发言
图片从左到右、从上到下依次为:姚曦、贾煜、关天如、肖珺、纪莉、张春雨

关天如老师注意到,许多中国学者以“添加定语”的方式发展西方理论的现象。她指出,一些国内学者在西方理论概念前添加或中立、或带有倾向的形容词,将此作为将西方理论中国化的方式,这种现象能否理解成对西方理论的一种拓展或反哺,是否值得鼓励?

刘康教授认为这种现象有一定合理性。学术就是共同追寻真相,要在学术的平台上达到某种认同,人文社科领域没有对与错,只有真与假。贾煜老师也认为,好的理论应具有包容性,各国学者都可以为这个理论贡献自己的智慧。肖珺教授认为,我们接受怎样的范式、选择怎样的理论模式进行经验解释,可能已经暗含了意识形态,一种隐性的倾向,不同学脉之间既有融合也有纷争,但我们仍然抱有实现情感共鸣的愿景。

纪莉教授指出,“中国问题”的提法本身就暗含一种二元对立的倾向。当我们在研究中写上China question或者question of China的时候,就已经预设立场,即“中国的问题”是“有问题的问题”,是problematic的问题。刘康教授则表示“question”只是一种质疑的态度,“problem”才是可能暗含对立倾向的表达。

结合“question”“problem”的讨论与自身研究经历,张春雨老师提出我们常说的“问题意识”是值得怀疑的。她认为批判的传统有时会让研究者预设正在研究的对象、现象是存在problems的,但研究者应该是在研究的过程中让problems自然显现。

单波教授在总结中指出,西方理论像一面镜子,透过镜子可以照见我们自身,通过不断地与西方理论对话,来发展今天的改革开放。所以,在当下我们有必要讨论关于“对话”的问题,并寻找更好的对话方式。

?

本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本文章(新闻)来自:SJC”的作品,版权均属于本网,如需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请在使用时注明“来源:排列三()”。

②凡本网注明“本文章(新闻)来自:XXX(非本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